首页 > 名医工作室 > 临证医案 > 文章内容

痰饮

     陈某,女,70岁。初诊于2011年2月26日。主诉:大便稀溏,每日两-三次数年,伴胸中冷,夏轻冬重,畏寒恶风以致不敢户外活动?诟煽诳识挥,口中粘腻,自感有异味,饮食尚可,眠可。面色恍白,口唇干燥,舌质淡红,苔厚腻,稍黄。双手欠温,脉沉弱。
患者自述有冠心病、糖尿病史,慢性肠炎病史,无心慌、胸痛之症,心电图检查无心肌缺血之表现,大致正常。诊断:胸中冷,病机: 阳虚饮留湿聚,饮留胸中,湿聚胃肠。治则治法 急则治其标,当祛其饮。待邪气祛半,再行温补阳气。 “病痰饮者当以温药和之”,拟温化痰饮兼以祛湿法。方药: 苓桂术甘汤、小半夏汤、五苓散加减,茯苓20g 桂枝10g 白术15g 甘草6g 半夏 9g 生姜5片 泽泻30g 薤白10g栝楼皮20g 苍术15g 黄连9g 麦冬15g 藿香10g 佩兰10g6服,水煎服,日1剂。2011年3月1日二诊诸症皆减,口中异味及口中粘腻感减轻尤为明显,舌苔也明显好转。上方稍做调整,桂枝改为15g,加猪苓20g,6服,日1剂,继续服。2011年3月8日三诊胸中冷已趋于消失,自感胸中有丝丝热气升起,患者自述食量也较以前明显增多,舌苔虽然稍腻,但已趋于正常。二诊方去薤白、藿香、佩兰,加炮附子6g。6服,水煎服。2003年3月13日四诊,初诊时病症基本消失,自我感觉舒适,纳眠可,惟大便溏,嘱其服用八味肾气丸善后。
    按:《金匮要略•痰饮病篇》有“胸中有痰饮,背部寒冷如掌大”一语?诟煽诳识挥、自感口中粘腻且有异味、大便稀溏为湿浊之邪蕴聚于肠胃之表现。饮湿本为一家,湿聚而成饮,二者皆属于阴邪,皆为阳虚不化所致。再审其他脉症,畏寒恶风、面色恍白、双手欠温、脉沉弱皆为阳虚之像。胸中冷一症,临床不多见,邓老认为该症属于功能失调之表现。本病总的病机:本在阳虚,标为饮、湿,饮留胸中,湿聚胃肠。饮留胸中,阻碍胸阳之温煦作用,故胸中冷甚,苦不堪言。至于口中异味、口唇干燥、苔厚腻稍黄乃是湿郁化热之迹象。从阴阳关系来看,胸为阳,腹为阴,心为阳中之阳。病人苦于胸中冷,若病属于阳虚,必为心阳虚至极,可目前病人并无心悸、水肿等阳虚之极的迹象,故邓老投以温化痰饮兼祛湿之法。俟阴霾一散,阳光普照,胸中得暖。

上一篇:浅表性胃炎   下一篇:外痔水肿嵌顿

[返回顶部] [打印本页] [关闭窗口]